脑胶质瘤的质子重离子治疗

2018-03-29

前段时间,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着实火了一把,剧中女主角的妈妈——薛甄珠(剧中化名),因其夸张、独特的演技,强势圈粉,吸引了一大波观众的青睐。

而正是这么一个看起来跳脱,甚至有些疯癫的人设,剧中却突然因罹患脑胶质瘤去世。这样的剧情设置,让观众措手不及的同时,又有些扼腕叹息。


到底脑胶质瘤是一种怎样的疾病?对于脑胶质瘤,难道就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手段吗?脑胶质瘤是否真的如剧中那样凶险呢?


致病因素:

容易引发脑胶质瘤的致病因素,临床上至今为止依然尚未明确。目前认为可能诱发脑胶质瘤的主要致病因素大致有以下几类:


家族性遗传突变:

由于遗传因素,导致脑胶质瘤患者的血缘后代存在基因缺陷,在外界因素的作用下,该类人群更易罹患脑胶质瘤。


电离辐射:

长期暴露在有辐射的环境中,如Х射线、γ射线、核辐射等,罹患脑胶质瘤的机会可能增加。


诊断&常规治疗:

脑胶质瘤,是最常见的原发性颅内肿瘤,约占原发恶性脑肿瘤总数的70%。世界卫生组织(WHO)在中枢神经系统肿瘤分类中,根据脑胶质瘤的恶性程度将其分为了4个等级:Ⅰ-Ⅳ级。


低级别的胶质瘤(Ⅰ-Ⅱ级),常见的有毛细胞型星形细胞瘤、多形性黄色星形细胞瘤等。高级别的胶质瘤(Ⅲ-Ⅳ级)中,最为难治的是胶质母细胞瘤,约占所有胶质瘤的50%。


I级、II级的脑胶质瘤偏良性,预后好;Ⅲ级、IV级脑胶质瘤较危险,手术后需要辅助放疗和化疗。即便如此,肿瘤复发率仍然较高,患者生存期也较短。


《我的前半生》中,薛甄珠从确认罹患脑胶质瘤到去世,整个过程十分突然。肿瘤症状突然显现;确诊罹患脑胶质瘤后不久,患者去世。这一系列的突然,也许是剧情进展的需要,但在小编看来,却凸显出脑胶质瘤的“凶险”。



脑胶质瘤发病早期,和大部分肿瘤一样,没有典型症状,不易察觉。等到疾病进展,病灶增大,压迫脑部功能区进而可能出现呕吐、癫痫、偏瘫、失明等相应症状时,即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机,也增加了患者的痛苦。


在实际的临床诊疗中,对于脑胶质瘤的早期诊断,建议以脑部MRI(磁共振)平扫&增强检查为主,再结合可疑区域的穿刺活检,能够极大地提高疾病的诊断率,是目前公认的高级别恶性胶质瘤影像学诊断的“金标准”;


对于脑胶质瘤的治疗,目前常施以手术和放化疗结合的综合治疗。为了降低复发风险,外科医生会以“最大范围安全切除肿瘤”,作为手术的基本原则,并在术前/术后结合辅助放化疗。但由于大多数情况下,肿瘤病灶紧贴或毗邻重要组织、脏器,一方面是对肿瘤病灶全切的要求和需要;另一方面是对正常组织、重要脏器的规避和保护。通常“难以两全”,以至影响患者的预后和生存期限。


以脑胶质瘤中最难治的胶质母细胞瘤为例:

高级别的胶质母细胞瘤侵袭性高,发病高峰年龄为65岁至75岁之间,患者的中位生存期和年龄成反比。患者年龄越大,中位生存期越短,约为12-17个月。根据临床治疗数据显示,此类患者施用手术治疗结合放化疗,预后效果也不理想,常规光子放疗的野内复发率超过80%。


质子重离子治疗

作为肿瘤放疗的前沿技术,质子重离子技术可以施行无创治疗,避免对脑部进行创伤性外科手术,并且能更为精准地对病灶靶区进行勾画和照射,也规避了对脑部正常组织、重要神经的损伤,降低了引发放疗毒副反应的几率,提升了患者预后的生存质量。


根据日本国立放射医学研究所(NIRS)针对32例胶母细胞和16例间变星形细胞瘤患者的研究显示,经质子重离子联合替莫唑胺药物治疗后,患者中位生存期17个月。32例胶母细胞瘤患者中,尤其是经过高剂量的重离子照射,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4个月,中位生存期26个月,进一步证明了质子重离子治疗对于胶质母细胞瘤——此类脑胶质瘤的临床优势。


截止目前,我院共收治26例脑胶质瘤患者,其中高级别脑胶质瘤24例,低级别脑胶质瘤2例,最长随访时间已超26个月,1年总体生存率90.91%,全部患者1年无进展生存率为77.65%。


为了减少治疗带来的毒副作用,我院开拓性地使用目前最为先进的多模态MRI及蛋氨酸PET/CT引导下进行肿瘤靶区的勾画,对重要脑功能区和白质纤维束进行保护,结合质子重离子自身的放射物理学和生物学优势,使得患者能够从中获益。我院临床治疗数据显示,26名胶质瘤患者中,仅出现了1度脱发、1-2度皮肤反应、1-2度骨髓抑制(绝大部分与同步替莫唑胺相关),累计发生率分别为46.2%、15.4%和15.4%。


脑胶质瘤并非“无药可医、无医可治”的绝症,选用合适的治疗手段,早诊早治,还是能够取得较好的治疗效果。


Copyright © 2017 上海市质子重离子医院 All rights reserved 沪卫(中医)网审【2014】第10169号 沪ICP备14053334号-1 Desiged by Wanhu